elish的蘇哈地

關於部落格
一堆事情要做,請給我美國時間吧!
  • 127029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 3 ~ 8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當初寫完
進撃の巨人一、二集心得(實則雷至第十七回)後,是很有雄心壯志要接下去每幾集就寫一篇的。但計畫趕不上變化……不,是我追不上作者的劇情展開,在一波波震撼攻勢下最後整個心臟無力不敢寫感想了 ~(其實想法還是很多啦,但我怕貿然推論臉會被打到很腫……)


不過大家都知道最近動畫開播熱潮呈現爆炸狀態(我好感動,同人圖和討論看不完的世界真是旣殘酷又美好啊)然後有追我噗浪的話更會知道,最近個人整個是瘋狂狀態,腦內語彙詞庫幾乎都要變成只有巨人、巨人巨人,巨人這樣的等級。


也因為腦袋已經過熱那麼久了(熱到我生平第一次正式跑去畫同人圖,當紅就是這樣,我畫那種詭異的東西也還是有人看欸好感動 < - 喂)所以突然間又回想起很久以前想要寫的角色心得文。


畢竟雖然網上討論很多,但要找到和我的妄想同步率百分百(這很重要)又完整長篇大論的其實很少,糾結久了索性自己寫。和之前那篇一樣,雖然標題是漫畫三到 八,但實際上會雷到目前最新進度45回,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閱讀(以下提到的台詞都是我憑印象打的,懶得拿全套漫畫在電腦邊對照,知道我在講什麼就好 啦)。


其實會寫這篇主要是想談約翰、亞妮還有第八集那段修羅場,不過後來想想……反正之前也沒寫過那不如主角三人也來寫一寫好了。在少年漫畫中擁有堅強意志的主 角其實不算少見,搭配耐打技能的更不少(當然艾連的話要加上一條耐吃吧,目前為止已經三次、三次了,被吃這麼多次的男主角是怎樣啦WWW)。


但艾連特別之處在於作者有如鬼父一般沒血沒淚的在打他臉,打臉程度完全沒有極限,甚至連臉帶頭都直接削掉了啦!(無誤)其他少年漫畫可能是打臉打臉打臉,然後奮起最後勝利。結果艾連每次都是快贏了快贏了快贏了……作者產地直送大失敗!(掩面)


明明剛開始還是個熱血勇敢的男主角,但隨著劇情行進,即便強氣依舊(但還是個受)卻微妙的越來越嬌弱(而且正過米卡莎了好恐怖)結果現在回頭審視他十五年來的人生根本就……打從九歲救米卡莎開始,艾連做的每件事幾乎都是功虧一簣啊!(汗)


好一點的頂多收尾不漂亮(比如城牆保衛戰先是打蒼蠅,好不容易封住結果直接攤在現場等人來救)糟一點的就是……呃,讓我們默哀吧。而且最慘的是,大多數時候其實他都沒做錯什麼,全是基於各種事態演變,與無法掌握的不確定因素造成的結果。


艾連真的就只是衰到某個境界,老碰上淒慘狀況……這孩子一定是在太歲底下誕生的,對不對?也因為真的這麼悲劇,結果不知道為何,看著艾連越來越慘,我就莫 名有股愉悅感(?)現在每次看見他被打臉,就有一種好像擊出保齡球全倒的爽快感,再、再多打一點!反正他是M ~(什麼啦!)


短短十集裡,艾連的戲分幾乎都圍繞著被虐、被抓、昏迷、監禁、挨打,而且還是本作最大賣肉役擔綱(動畫更額外貢獻不少)。看到後來我覺得艾連根本一肩扛起傳統女主角的責任,好似每個人都想搶他回老家的公主一樣。


想當年我還很期待未來能看見這樣的畫面:





結果現在艾連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經變成:





這孩子沒藥救了 ~(儘管他爸試著打針讓他長得跟大樹一樣高)


只不過或許也正因如此,才顯現出艾連的精神力有多驚人……因為這孩子現在根本慘到只剩意志力了 ~ (喂)好啦,開玩笑的,總之不要忘記,艾連只有十五歲。或許他在各方面都還不成熟、會做出錯誤的反應與行動,但從來沒有放棄過正是他到目前為止最大的優勢。


第一集被吞進巨人肚子裡那當下,如果不是艾連在那種斷一手一腳的情況下照樣打死(真的快死了)不放棄,那就算有巨人體質也變不了身。無論面對何種逆境都想繼續前進,光這點就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不管身處何種境地艾連都不會放棄理想,就人類來說這已經是種異常,也難怪兵長會說他是個真正的怪物(談到這個,現在回頭重看第三集失控那段,艾連被包在肉 裡的程度還真的是之後完全無法比的,幾乎整個都混在一起了囧。第七集和亞妮PK時,就算巨人筋肉與人體表皮連結有在擴大也沒第三集那麼嚴重 < - 可能那裡面不是艾連的話,已經被吞掉了吧。是說這一段也讓我蠻心疼的,因為這表示艾連潛意識裡其實無比眷戀著那一段昔日的家庭時光,眷戀到放棄理想也是選 擇之一,但他可是艾連欸……)。


畢竟普通人不會執著到這種程度,可艾連偏偏從小就是這麼無視一切的怪咖。也正因為這股比誰都要堅韌的決心,讓艾連無論經歷多少悲劇和慘事,照樣能保持繼續 前進的積極與力氣。僅管他有時候真的就只剩意志力了,但在山窮水盡的時刻,或許這才是最強大的武器(何況說到頭來這都是少年漫畫,再慘也不會真的慘到這裡 去啦XD)。


現在審視漫畫裡的諸多細節,可以發現作者真的很惡意,咳,我是說艾連除了精神力點滿外,還非常不重視自身安危,總是毫不考慮的自我犧牲。也因此最近發現他 名字Eren的典故,直接就是自我犧牲的聖人時,感覺實在是……作者超陰險的啦,這種組合根本就……我不要自爆結局啊啊啊!(大哭跑走)


話雖如此,但不用等到結局,艾連光目前為止就已經自爆很多次了,整個M到沒藥救 ~(爆,難怪看兵長揍他一堆人那麼興奮,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 - 所以艾連當然不會為此生氣了,只要有助於目標要這孩子幹啥都可以,實在很恐怖的性格)。


打從九歲開始艾連只要是為了捍衛自己相信的價值,那怕完全沒有好處甚至必死無疑,照樣可以一頭熱當場衝出去(這也是他父親責怪他太不重視自己生命的理由) 後來為了救已落入巨人口中的阿爾敏,即便自己絕對要一命換一命也毫不猶豫的上(都斷一隻腳 + 失血過多了還可以拉人丟出去,艾連這孩子可能把運氣與愛情感受力全部都點到根性去了ORZ)。


第三集被駐紮兵團圍堵到牆角要被轟擊炮彈的時候,他第一個反應也是要米卡莎和阿爾敏「妳們不要管我了」!第五集審判時有人提到要把米卡莎一起抓去解剖,艾連當下的反應也是急著劃清界線,無論如何都把事情往身上攬(看那畫面米卡莎當時的腦補應該非常的驚人)。


這種心理特質也反映在他雖然很堅定的想要加入調查兵團,但闡述理想歸闡述理想,他卻從未打算說服大家和自己做同樣選擇。這也是漫畫第一集,一群(等一下就 要變死人的)同學在城牆上分肉,一發現好幾位同袍其實都自願加入調查兵團時,艾連反而是傻掉的。我想恐怕在那之前他真的沒想過要拖著別人一起去,他只是自 己想要去、獨自陳述著內心的理想。


這同樣反映在他因為擔心阿爾敏,不希望他加入調查兵團,所以自主規制不談牆外探險的夢想。結業式之前更打算勸米卡莎去憲兵團、阿爾敏去駐紮兵團,其實理由 無他,純粹就是自己的夢想自己去做就好,但重要的人艾連還是希望他們能走上適合自己的道路(儘管米卡莎根本已經把自己的人生之道和艾連的那條綁死了)。


即便滿腦子都是想進調查兵團殺巨人,但艾連其實一直以來都非常尊重別人的選擇,旣不否定也不嘲笑。會和約翰摃起來一天到晚吵架、打架,也只是因為約翰老把他的理想貶為不切實際的蠢主意 ~(但約翰會這麼做,其實也是有他自己的心路歷程詳後)


這種雖然自己非常執著於特定目標、也相信這是正確之道,卻完全不會打算強迫別人和自己做相同選擇的態度,是我很喜歡艾連的一個地方(只是說以革命家的角度而言,這種純粹沈浸在理想中、幾乎沒有心機的耀眼存在,反而最容易害死人)。


另外我很在意的一點還有,公式書上面標艾連的頭腦只有三……根本跟柯尼一掛的。只是我真的不覺得艾連有這麼笨啊,小時候都可以裝天使去詐欺強盜叔叔,偷襲得手 X2的小孩真的不笨吧?


雖然有人說他的正義感很扭曲,九歲就會把想殺的人矮化成像人的野獸來宰。不過老實說那段在我眼中比較像小艾連以為要被爸爸罵了,趕緊找一個理由硬凹,講完才發現自家老爸根本不在乎那兩個強盜死活,自己白緊張了這樣。


也就是說小艾連其實並不真覺得那兩個強盜不是人,只是也覺得他們確實死了活該。然後比起殺掉兩個強盜的罪惡感,小艾連更怕被爸爸罵啊!為了避免被罵,當然 是趕快強調自己沒有錯,錯的是那兩個強盜這樣。我覺得其實就小孩子的心理而言,這樣安排還蠻合理的(打A不是我的錯,是A先怎樣怎樣啦)。


何況殺人的罪惡感什麼的,還是要依時空與社會背景而定(當然艾連當時很小也要算上一份,是非意識還比較不完全)照漫畫裡的設定其實那附近比較類似美國鄉下 那種環境,比起鞭長莫及的公權力,居民會比較傾向自我保護。今天如果在場的大人不是只有葉卡爸爸而是一群成人,那可能真的就大家人手一把武器自己出動了; 憲兵團,那是什麼,能吃嗎?


就比如美國拓荒時代偶爾會出現一整個小鎮男人全體出動去圍江洋大盜的事件。然後小男孩被勒令待在家裡,但其實也躍躍欲試,想說可惡我也好想上場,逮到機會我也一定也可以幹掉對方叭啦叭啦的。只是漫畫裡的情況是小艾連還真的自己上了,而且成功摸掉兩個……


但總之那整個過程只有少數人會同情強盜,或者覺得應該等警察來什麼的(也有時候整個團就保安官揪的啦)這只是在那種環境下討生活理所當然的自我保護方式。生活在現代化國家,而且法治概念深入人心又和平的社會裡,當然會有也應該要有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式。


但就巨人裡描寫的環境來看,艾連的選擇其實沒有太異常(畢竟對手是殺人擄人的冷血強盜,而且案發現場已經那麼淒慘的呈現在眼前,足以激起一般人的義憤了 吧。更別提艾連最後有小聲說一句「我想快點救她出來」,小男生想要英雄救美很正常呀)當然站在外人的立場很傻眼這是一定的,第五集審判時一提出這點,現場 也馬上大騷動議論紛紛。只是說真的這表示艾連決定親自挑強盜很奇怪嗎?老實說我覺得還好。



整件事真正詭異的地方其實是九歲就有這種臨場反應和行動力,還真的讓事情成功了……所以好像真的沒說笨到那裡去嘛。何況第三集艾連可以果斷的判斷該把現場 交給阿爾敏處理,當阿爾敏的計畫意外被司令認同反而不安起來時,也是艾連先點出「敵人不只有巨人」。說真的我怎麼看都不覺得艾連有那麼笨,可是公式書就是 標他很笨……算了,起碼這樣我就可以很理直氣壯的叫他熱血笨蛋女主角!(喂)


另外其實可以想像那之後艾連大概也受到爸媽長時間的美妙說教,這自然會讓他往後「改正」不少。我猜整件事最後憲兵團應該還是看艾連爸爸的面子給他大事化 小、小事化無。畢竟是當地廣受尊敬的葉卡醫生獨生子嘛,強盜的命就給放水流吧 ~(爆,其實我甚至猜這整件事是被壓下來,除了紙上記錄外沒有對外正式公開)


也因為這樣其實我想葉卡家在希干希納區的社會地位應該頗高,有沒有錢姑且不論(爸爸看起來就像常義診的樣子,還要養一家三口加神秘地下室,應該不會有錢到那裡去 XD)但作為終結傳染病的醫生,絕對是長一輩的都相當尊敬,畢竟,人活著總是會生病的。


這部分也反映在駐紮兵團的士兵除了漢尼斯先生以外,其他人原則也都是好聲好氣的對待艾連。說真的講話這麼衝的小鬼頭,要不是看他後面那個大的,誰會那麼客 氣呀。連帶艾連會常常和小混混打架,除了他個性很嗆、不大可能服從孩子王之外,大概和是醫生小孩也脫不了關係。個性衝動講話嗆 + 無視兒童版的權力關係 + 醫生小孩,這種組合根本就像在街上對小混混高唱:來打我呀,笨蛋! XD


連帶我覺得阿爾敏家的社經地位應該也不低,可能是因為政治因素才會特意搬到這麼偏遠的前線都市。從有個會特意給孫子命個「怪名」(BY 教官)又蒐藏禁書的爺爺看來,至少他家極可能是知識份子階級。


那以故事中的社會背景看來,沒有一點底大概也沒辦法這樣,就算現在沒以前那麼威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最外圍都市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所以阿爾敏小少爺確認!(蓋章)


所以阿爾敏會被欺負的理由也很正常,看起來很可口(?)又常講些惹人厭怪話的小少爺打不打?小混混表示:當然打!那麼艾連會和阿爾敏變成朋友也很自然了, 因為兩個人的社會背景相近本來就有親近感,又都容易惹來「關注」嘛 ~(何況以艾連的正義感而言,看到有人平白無故被欺負,他不跳進去大概腳會癢)


話又說回來,艾連對米卡莎究竟是怎麼想的呢?截至目前為止,我想應該是「重要的家人」成分居多吧(考慮到第三集失去意識時,米卡莎的身影也出現在他潛意識 裡的家園中)首先這孩子是塊木頭,還是塊硬到不行的上等檀香木。再來他滿腦子就是要殺光巨人,戀愛什麼的腦內成分基本沒有。這樣一個少年要對從小到大親如 家人、熟到快爛掉的女孩子產生什麼邪念,機率實在是……很低,低到不行 ~(不過米卡莎那邊的邪念倒是多到快滿出來了啦 XD)


雖說艾連確實不時和米卡莎嗆聲,但我想那是因為米卡莎老用好似姐姐的態度踩他的雷點(對小艾連來說,以為撿了一個小動物少女回家,結果之後才發現是樣樣強過他賽亞人的反差應該很震撼,雖然說會變賽亞人還不都是你的關係 WWW)


但我想這並不代表他不重視米卡莎,只是這顆青梅真的太威了,讓艾連相對無比信任她的強度(儘管也有不服輸的想法)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她。但說真的,米卡莎的艾連病很嚴重,但如果那天米卡莎出了什麼事呢?我不覺得艾連的抓狂程度會小於米卡莎(當然會是不同方向的抓狂)啦。


也正因為這樣,所以那天木頭假如真的開竅了……不要問,很恐怖。只是到底要怎樣才能開竅感覺難度真的好高喔……唉,算了,米卡莎妳還是摸黑去硬推吧,只要成功一次艾連就跑不掉了 ~(喂)


說到這裡,米卡莎打從一開始就是我最喜歡的角色,雖然隨著劇情行進有好多角色都逐漸衝上來(特別是艾連開始一路被瘋狂打臉,又讓作者男主角當女主角用以 後……為什麼他可以被打得這麼萌,太不可思議了)不過她在我心中始終都保持著獨特的地位。獨樹一格的強悍、令人驚豔的堅強,以及合我胃口的人設(爆)全都 讓我對她懷抱著滿滿的愛。





米卡莎請和我結婚!!!(被無視)


反而艾連病的部分一開始對我來說比較像笑點啦,不過看著喜歡的角色對此越來越執著,我只有一種想向作者哭鬧的感覺,沒有修成正果是不可以的!(雖然米卡莎目前為止的攻略之路,簡直就像一直選錯選項,然後再靠暴力硬修正回來的感覺 ORZ)


不過雖說當笑點很有趣,但其實米卡莎的艾連病來得合情合理。她的病嬌並非眼下諸多作品中嘩譁眾取寵的設定,而是貨真價實的合理演變。在九歲遇到強盜的那一當下,米卡莎不到一分鐘就失去了過去所有的幸福與心靈支柱。


遇見這種事情的孩子往後很容易失去正向思考的能力,從此對自己的未來不再積極、也無法希翼幸福出現在自己身上(雖然現在很流行「失控的正向思考」什麼的,但當人類完全沒有或者正向思考能力過低,其實是很嚴重的一件事,因為這等於也會失去一定的自我保護能力)。


但就在那個當下,艾連突然出現拼死救了她,更重要的是激勵她再度為自己而戰。要說是震撼療法也可以,總之艾連誤打誤撞讓米卡莎以微妙的思考邏輯,保住了自己至少最低程度的心理健全。當然要說完全沒有扭曲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讓她可以維持在正常的水平面上。


在那之後艾連釋放出的善意更深深打進她心坎裡,先是替她包圍巾,接著一句「回我們的家」,瞬間讓艾連取代她內心原本空缺掉的所有重要事物。自此她以艾連為中心重新建構自己的世界觀,也因為失去過一次,讓她更加執著於所謂家人的存在。


(這點直接反映在當艾連母親受困於瓦礫中時,米卡莎同樣留在原地不肯離開。艾連不跑很正常,這孩子基本上不知道什麼叫自保。但就連平時理性的米卡莎也無視近眼前的巨人,拼死留下想救出艾連媽媽,因為這對她真的太重要了)


艾連是米卡莎得以重新活過來、建立新人生的軸心,也是她心中最重要的存在。但在巨人入侵前米卡莎還可以靠著葉卡一家,與那整個生活環境來分散她的依存需求 (如果繼續這麼和平下去,米卡莎會不會真的把艾連監禁在家裡不讓他去從軍?實在越想越恐怖)當時的艾連病應該挺多一至二期吧。


可在失去葉卡夫妻、新的「故鄉」又一次滅失後,米卡莎的世界觀再次崩塌,然後她這一次身邊只剩下艾連了。如果接下來能有一個穩定環境接納他們的話,或許米 卡莎又可以重新擴散一次依存的範圍。但很遺憾她們就是被丟到開墾區也就是集體農場去,這種生活環境最後也確實沒能重新建立起米卡莎極度需求的家庭溫暖。


也因此她的執著變成全部集中(也必須集中)在艾連一個人身上,會希望永遠留在他身邊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米卡莎現在的世界根本就繞著艾連在轉。或許這確實 有些病態(都說是病嬌了咩)但考慮到她的遭遇,艾連病反而是米卡莎的一種保護機制,若非如此她恐怕會在其他方面病得更嚴重,甚至無法正常保護自己。


當然如果讓米卡莎選擇的話,她大概寧可和艾連在開墾區安穩種一輩子的田吧。只不過「種田的巨人」或者「進擊的農夫」,在這世界觀底下顯然沒什麼戲唱的感覺 (是完全沒有)加上艾連又是一個「為什麼要殺巨人?因為巨人就在那裡呀!」的究極巨人控,所以……米卡莎自然也走上從軍之路,而且她超威的 ~(掩面)


現在回頭看,不用說米卡莎絕對是在小時候就很喜歡艾連了,不然那個九歲女孩會露出甜美笑容,一臉幸福著看同齡小男生的睡臉啊。只不過我想那個喜歡應該比較 偏向小女生的喜歡,偶爾想著「長大一定要結婚」,這樣很快樂的夢幻思維(但當然,米卡莎腦中的夢幻會比較……恐怖一點)。


也因此雖然大家都很愛開米卡莎玩笑說她是艾連病末期,不過我覺得至少在漫畫前兩集(以及之前的時間點),她都還只是在二到三期之間打轉 ~(這樣是有比較好喔 < - 差很多)雖然相當關心艾連,但她還是有自己的空間。這也顯示在訓練時期艾連的回憶裡,米卡莎並不是隨時都在他身邊,我想這正表示米卡莎那時是有自己的交際 圈子的。


只不過正如大家已經知道的,在聽聞艾連死訊,為此灰心喪志、企圖自殺接著又重新振作起來,稟持著「我要讓艾連在心中永遠活下去」的大愛精神用力奮戰之後……艾連竟然又給她撿回來了!!!


所以男朋友的爸爸很重要,啊咳,我是說這就好像接受勒戒治療好不容易有一點成果了,結果又投回毒品懷抱結果癮頭立馬爆發升級一樣,米卡莎從此急速惡化成艾連病末期,而且還越.來.越.嚴.重。


很難想像在第二集之前的米卡莎會為了艾連無所不用其極的爆走,但在第二集以後……這就變成她的基本形象了 ~(掩面)那我想也是在這個時點,她對艾連原本混合了些許愛情的親情,將他視作最重要家人的情感,開始漸漸轉化為保護欲極強的愛情。


在第三集中當伊安隊長對她說「妳是為了保護男朋友嘛」(外人看起來就是這樣咩)米卡莎當時的反應是害羞的表示「是家人」。我想這顯示她當時理性上依舊將艾連定位為家人,但內心的情感已經起了變化開始往不同方向走,戀愛的感覺逐漸浮現了。


接下來經過一段其實不長但發生了很多事的時間後,當進度來到第七集,搶回艾連後兵長為了防止米卡莎繼續戀戰,反問她「他不是妳重視的朋友時」,聽到問題當 下,米卡莎已經無法像第三集一樣果斷的回答是家人。相反的她只能做出曖昧的否定回應,除了「不是的,我……」之外講不出其他什麼了。


理由很簡單,這時候米卡莎已經不希望自己只是艾連的家人或者摯友了。那當下她是認真的希望自己和艾連是戀人,但因為確實又還不是,所以變得不知如何開口(更別提再之前她追逐女巨人時,喊出的話可是「還給我!」,這表示已經完全視為所有物了啊)。


我覺得這種很細膩的處理正是進擊的巨人這部作品的強項,對埋梗有股狂熱的諫山創,實在太喜歡透過一連串的小細節去累積出故事與角色的厚度與溫度,而這點也讓我等腦補(?)魔人熱切擁戴。


畢竟誰不喜歡劇情有趣、又禁得起一層層推敲、分析,也真的有很多東西值得探討、破梗後回頭翻前面發現果然處處有鬼的作品呢?如果只是快快看過一次,恐怕很 難體會那種細微的堆砌有多漂亮(身邊也是有朋友看了動畫才驚覺漫畫的劇情份量其實那麼多,而且當初根本原作一堆細節都沒注意到)。


只是說有點遺憾的是作為我主力支持的CP(不花心的時候啦)目前為止的閃光成分實在是……只有一點點。像第八集在地下道裡,米卡莎被艾連摟過去(可是同時 間他也摟了阿爾敏這樣)她馬上開始少女心大爆發害羞臉紅。結果很不幸的,下一秒便發現艾連還是很在乎亞妮,根本變不了身於是(不要問,很恐怖)總而言之我 希望能再多閃一下啦,巨人如果可以有多一點的文戲就好了 ~(嘆)


結束米卡莎的部分,接下來要談的正是本作貨真價實的魔性少年.智將阿爾敏啦!當初就想說等動畫出來,鐵定一堆人問他的性別,後來果然……同人不用太認真性轉都像性轉圖,真的好魔性 ~(心)


剛開始他的表現確實很平凡,所以我也是把他當作平凡人代表(結果後來發現真正的平凡人代表其實是約翰,這是下面要講的事)雖然第一集因為他的緣故讓艾連被吃掉,所以很多人因此瞧不起甚至討厭他。


可是我雖然沒有特別喜歡阿爾敏,但從那時開始我就對這孩子蠻有好感的。畢竟該怎麼說呢,艾連被吃掉那段我看得太高興了,無論何時只要一想到就會笑得很開心,簡直有如精神食糧一般,所以我根本只想說「阿爾敏,幹得好!」啊不對啦,我是說叫我上場大概也是這個樣子吧。


雖然我承認在下被訓練兵團直接退訓的機率其實比較高(那怕在現實中立體機動裝置的可行性大概跟鋼彈差不了多少,不過這就是浪漫嘛 ~)再加上他被巨人吃掉時是拎起來吃的欸,大家不覺得真是超可愛的嗎?(爆)


不過接下來的劇情很快開始展現,阿爾敏其實是個腦袋超靈活的天才鬼畜少年 ~(掩面)幾秒內可以訂好計畫,翻臉像翻書一樣,可能只有一起長大的艾連和米卡莎,才能享受他絕對的無條件支持。


儘管也是會有吃土的時候(像第八集他拿艾連當胡蘿蔔去釣亞妮,結果人家展現出老娘就跟你賭一把,這蘿蔔我就吃給你看 < - 其實此前已經吃過了 <- 什麼啦),無論如何阿爾敏做出的都已經是相對很優的選擇了。


(只能說米卡莎攻略艾連時有他的一半就贏定了啊真是,如果阿爾敏有心要搶艾連米卡莎連車尾燈都追不上吧 ~(喂)至於艾連喔……他怎麼選都是打臉線啦,不用考慮了看開一點,乖乖挑肉賣得比較多的路線走吧。孩子要知道,你的人氣都是這樣來的啊,票選竟然還超過 米卡莎簡直像天方夜譚一樣嘛 ~)


咳,回歸重點,總之阿爾敏完全是個天然黑 + 腹黑的吐槽役(全方位無死角的意思)烏鴉嘴屬性無人能敵,沒特別去計算的時候就已經可以隨意捅別人痛處,真的有心要算計的時候幾乎不講情面。要不是體力不 行這角色就太完美啦,屬性還是要平均一下,所以他就專心點頭腦了 ~(等一下這那裡平均了 <- 平均的不均也算是種平均)


初戰雖然因為經驗不足加上太過震撼所以整個當機,但以新兵而言是可以理解的。其實他今天假如被分配到冷靜行動的小組,搞不好真的會有不錯的戰功。只是當機 這部分與其說阿爾敏無能,倒不如說他是典型想太多、太瞭解狀況才會變成那樣。知道自己做得到什麼做不到什麼、又能精準判斷形勢,到最後反而自己嚇死自己。


(至少照劇情看起來,初陣活下來的人,大多數都是走閃避和引誘的路線。不計艾連變巨人開始清場之後才出發的隊伍,再之前像34班那樣直接去堵巨人的訓練兵團小組可能根本不多 <- 又是艾連害的)


等初戰過去他學到戰鬥就是要適度放空的哲學,就再也沒有當機的狀況甚至還非常敢衝(話說被女巨人拍上天時,瞬間鬆開立體機動裝置防摔,這是多快的臨場反應啊,這孩子雖然身體不行但手還是動得很快嘛)。


當然這部分大概也是艾連在眼前死掉的畫面真的太震撼,和米卡莎艾連病立馬轉末期一樣,阿爾敏恐怕也因此受到相當程度的衝擊和影響。從劇情中可以發現,在眼 見艾連被巨人吞噬、又受米卡莎伸手接納以後(我想他可能對米卡莎的反應真的沒把握所以相當驚恐XD)阿爾敏變積極了。他再也不想做讓自己後悔的選擇,連帶 確立了自己要盡可能「做到能做的一切」的原則。


阿爾敏不再縮在角落裡害怕發抖,反而有勇氣展現出自己的優點,提出想法並擬定計畫(只是這計畫包括成為米卡莎的活動資源補充包、以及寫作自願留下來等死唸作自殺等等,第二集和第六集都是……這孩子連對自己都不講情面啊,我想他真的只對艾連和米卡莎講情面而已)。


其實根據我的推測,在整個104期訓練期間,阿爾敏有可能非常低調自卑到過火的程度。甚至可能是實務操作老吊車尾被嘲笑、要黏在艾連身邊否則一落單就被欺 負,在課堂上發言被瞧不起,受教官讚美也會出現酸言酸語等等等……糟糕打出來以後,我自己都突然好同情阿爾敏喔,文弱書生加入高戰鬥強度單位的悲劇啊! (拭,搞不好連課堂上都不敢講話,要艾連硬拱他開口才敢講)


當然以上其實推測得有點遠啦,主要來自於書中幾句對白,包括尤彌爾的「只有這個爛學生活下來,艾連他們一定死不瞑目」,也反映在約翰在牆外時說的「你老是黏著艾連,讓我覺得很噁心」,以及亞妮後來那句「我原本以為你是個膽小的人,想不到還蠻勇敢的」。


這樣的阿爾敏,在骨子裡卻比誰都希望能成為一個強大的人。只是他一直以來都跑錯方向,誤以為非要像童年玩伴那樣在戰鬥上表現,才是真正的堅強。這導致他忽視自己長處,又因為真的不擅長戰鬥,所以始終處於苦惱的掙扎狀況。


那怕內心不服輸始終努力奮鬥(這點阿爾敏可是非常有志氣的),但想要有所表現卻又力不從心,讓他一直在不上不下的處境裡徘徊(連帶的艾連對他的關心自然也讓他更加不爽)。


但在艾連「死」在自己眼前之後,阿爾敏就好像受了震撼教育般快速進化(艾連你的人生意義是替童年玩伴提供震撼教育嗎?)他拋開過往老想太多的包袱,開始積極的行動,不過至此還進化不完全只是膽識變大了。


真正的關鍵之處在於,原本自卑自憐演著內心小劇場的他,突然得到復活的艾連以及米卡莎的無條件衷心賭命肯定。這一瞬間他化解了過去的所有心結,看見了獨屬於自己的戰鬥領域,於是自信心當場從5跳升至100,成功轉形成天才鬼畜少年!(爆)


在此以後阿爾敏有多威就不用多提了,根本可以寫成一個疑似偷看攻略本的恐怖傳說。先是在駐紮兵團包圍下用一句話改變現場輿論風氣(但太笨的不適用)之後又提出了奪回城牆的計畫,並救了自己和重要的朋友一命。


一眼識破女巨人和艾連是同型的(馬可的立體機動裝置那太夭壽巧合了,其實比較像亞妮太衰好死不死被堵到,不要排在他身邊檢查就沒事了所以另論)萊納當場聽見超傻眼,當時他的心情應該非常複雜 ~ XD(萊納OS:靠夭,這傢伙內建攻略本嗎?)


而當約翰抱著無比決悟要去拖住女巨人時,阿爾敏也是二話不說開始幫忙而且提供具實益的意見,並用吶喊試探女巨人時間接救了約翰一命。至於之後的巨人圍捕計畫有多不給昔日同袍留情面更是……這孩子只有十五歲,他的未來一定很可怕 ~(抖)


說到這個我突然想到,一堆人萌的兵長 X 艾連不知為啥,在我心中卻一點火花也沒有(雖然一般都戲稱逆不可,但明明艾 X 兵的創作也很多,據說艾連是少女攻 <- 如果看不懂的話沒有關係,這本來就是個美麗又殘酷的世界呀)反而一直以來卻始終默默萌著幾乎沒有交集的團長 X 阿爾敏……這究竟是為什麼呢?只能說萌是沒有條理的,我好想看團長公主抱阿爾敏喔 ~(爆)


接 著要來談的正是(當初原本預定的主要重點)約翰,該怎麼說呢,這真的是個非常亮眼的角色欸。從第一集開始約翰就非常盡責的負起和艾連對比的任務(兩人最主 要的差別,約翰:留在山麓等;艾連:捅下去),原先還只像是表面的對照,但隨著劇情慢慢行進,兩人相似又相異的方式,讓劇情開始變得非常有意思。


扣除前五名的怪物 + 巨人組,約翰這個凡人第一名打從一開始就扮演著技巧高明、卻只想進憲兵團混爽缺的「不良代表」。和艾連在結訓之夜的PK中可以發現他擺明喜歡米卡莎,可卻 是半點機會都沒有的絕望型單戀。初陣結束時因為上不了城牆完全失去戰意,但為了米卡莎還是立馬衝出去了 ~(這孩子是真的超喜歡米卡莎啊 XD)


如果說艾連是光明到太過耀眼理想,那約翰代表的就是常識社會人。他當然知道人類必需對抗巨人的輕重,也明白所謂「正確的道路」。可他還是很「正常」的選了比較輕鬆的方向,並特意強調自己做出的是個世故、合理的好選擇,同時也希望能夠因此有個愉快安逸的人生。


但那怕表面看起來是那樣,扣除最初的年少輕狂,在骨子裡約翰其實比誰都清楚,自己這樣是「不對」的。無論裝得多世故,他心底還是認定艾連才是正確的一方。 但約翰的自尊還有情敵的立場,都讓他無法接受、也不願承這個事實,並企圖無視心中這股難以消除的不諧和音,也就是他的選擇「不對」(相較之下馬可真的把憲 兵當作理想,亞妮則是才不管那麼多,反正我就是想進憲兵團)。


於是他索性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故意放大自己那不討喜的言行(儘管切合一般的偏好,但其他人不見得好意思直接講那麼白),特意把艾連進調查兵團的理想嘲笑為無腦、不切實際的念頭。但真相是他若非肯定那才是正確的,便不會有如此劇烈的反應。


就某方面而言,約翰一天到晚和艾連摃起來,其實有部分是因為自己無法以同等堅強態度,去面對正確目標的自卑轉自大(當然情敵立場絕對也佔很大成分,更糟的是情敵是塊木頭,米卡莎又是病嬌,讓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現況卻無處可施力)。


如果真的很討厭艾連,後來聽見死訊時就不會如此震驚,並以些許哀傷的態度,責怪都是艾連死太快害事情變成現在這樣。其實從回憶篇看來,約翰和艾連兩個根本 就歡喜冤家,整整三年下來感情其實還蠻深厚的。吵到後來根本都有SOP的默契了,什麼時候舌戰什麼時候進檔打架都有共識 ~ XD


但約翰原本規畫好的憲兵安逸人生藍圖,在城牆保衛戰結束以後,便逐漸崩毀於內心之中。在見證諸多同袍死亡的戰場盡頭,馬可的屍體化作最後一根稻草。約翰開 始思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究竟該如何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該做的又是什麼。在焚燒屍體的火焰旁,約翰第一次正視自己以往的自卑,頭一次明白承認 自己確實不如艾連堅強,而且艾連的主張向來都是對的。


面對了內在恐懼與不足之處後約翰變成熟了,並堅定自己的意志與想法,儘管發著抖仍決心走上正確的道路。直視心魔的他,已不需再為此自我厭惡了。相反的他只 要努力走下去便已足夠,無需再下意識去比較自己和艾連間那難堪的不同,因為他已經找到能夠自我肯定的正確目標,沒必要自卑了。


當第五集調查軍團招募時,身處在人群之中的約翰心裡想著,別讓我再討厭自己了。身為常識人他當然知道成為調查兵的未來有多嚴酷險峻,他真的很怕,但無論如 何都要堅持下去、留在原地,因為他不想再討厭自己了。他想成為自己理想中那樣的存在,為了那些可能被巨人吃掉的人們,他要挺身而戰。


和艾連那種幾乎是把自我犧牲刻在靈魂裡的怪胎不同,約翰一直以來都是小市民代表。有一點卑鄙、有一點自傲,偶爾自鳴得意,喜歡挑容易的路走,想要有個安穩 的人生。雖然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但還是寧可從俗選擇比較簡單快樂的生活方式。作者刻劃著這樣一個普通的凡人角色,如何從原本預定的安逸未來走向調查兵團 的過程,真的非常細膩而漂亮。


不時會看見有人好奇為啥採自願制還有人肯加入調查兵團,呃,約翰的轉變過程都完整畫出來了不然是還要怎樣,約翰就是平凡人的代表啊!(嘆)而且最漂亮的是約翰即使加入了調查兵團,依舊是那樣的常識人屬性。


在得知艾連能夠巨人化後,第一次有機會和他交談時,約翰當然是先算打米卡莎的帳啦,不過再來他就忍不住問了:你之前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巨人之力嗎?我想約翰腦中可能曾經想過,艾連該不會是因為擁有這樣的力量,才能那樣義無反顧的說自己要殺光巨人吧。


不過當事人果然給了預料中的否定答案,這時候約翰露出的表情非常值得玩味。除了「我和這傢伙神經結構果然完全不一樣」之外,又有一點為了自己竟然如此假 設,再度感到些許自我厭惡吧。不過無論如何,約翰已經可以挺起胸膛面對艾連,那次對談也是他第一次能在氣勢上壓倒艾連,因為他內心的陰影已經消除了。


或許他永遠不能像艾連那樣正氣凜然,但那樣也就不像約翰了。他才不是為了那些什麼偉大的神聖目標而戰,他戰鬥的理由僅僅只是為了同袍、為了喜歡的女孩子、為了對死去好友的哀悼,為了那些零零碎碎、微小卻同樣重要的、自己內心珍惜的事物。


那之後約翰果然也展現了小市民的氣魄,老子要站起來的時候,就會站得比誰都挺!明明自己很怕,但照樣嚐試去拖住女巨人的約翰實在太帥了!再之後他也展現自 己理性冷靜的一面,推測出調查兵團此回真正的目標。當然第八集的女巨人圍補計畫他奉令戴假髮假扮艾連……實在太好笑了 ~(掩面)


總之在我心中約翰真的是個很棒的角色,希望他能夠活到最後啊 ~(其實我希望大家都能活到最後啦,雖然這跟買樂透一樣,往往只有別人會中 ORZ)然後說實話,也大概就是單行本四、五集前後這段劇情,讓我萌約翰 X 艾連萌到自覺非常對不起米卡莎。


現在回憶起那段時光簡直恍如隔世,直到寫這篇心得我才想起,原來自己曾經這麼萌這對……是說為什麼會變心呢?唉,還不都是後來作者竟然安排亞妮和米卡莎這 對,令人意想不到的組合展開波濤洶湧的修羅場大戰,突然間我就忍不住轉台去叫好了(也因此應該能看出我萌的CP是什麼,所以萌亞妮和阿爾敏的再來可以直接 轉台了,不然應該會看得很痛苦……)。


(不過現在我又默默萌起萊納 X 艾連,一想到45回萊納身上的立體機動裝置應該是艾連身上脫下來的我就……這表示他趁艾連昏過去的時候把他全身上下都摸遍了啊!!!想到這裡我就萌到不能 自己……雖然說個人心中的王道CP永遠是米卡莎 X 艾連,但有時不得不承認……家花那有野花香啊 < - 被砍)


最後談到約翰一定要提的還有第八集結尾,想把米卡莎帶出艾連睡著的地下室,結果慘遭秒殺拒絕。只能說這孩子的愛情運真的很悲劇,想和一個睡著的人開修羅 場,結果連棚子都搭不起來,完全沒有可趁之機啊!(約翰認真攻略艾連的機會還大一點。另外這段阿爾敏臨走前整個就是在加油,難怪米卡莎要臉紅。我超喜歡米 卡莎在外人離開以後,立刻椅子拉好近的那格)


結束約翰,再來一定要談的便是目前已經退場的亞妮,希望只是暫時的啦,可是書背都不見了啊 ~(大哭跑走)扣除十刃介紹外最一開始我對亞妮的印象,應該就是漫畫第二集米卡莎結束後衛任務,衝向前去尋找艾連時第一個詢問的人。


還記得那時我也不知道米卡莎為什麼會挑亞妮問,只想著是因為都是女生的關係嗎?還是因為兩人感情不錯?但如果不錯的話,米卡莎為何又要先為自己問私事致歉?結果現在回頭看,嗯,這個選擇果然非常有梗。


單行本第四集,也就是訓練進入第二年的時候,艾連和亞妮有了比較深入的交流。那時米卡莎並沒有特別注意這邊(雖然現在重看第四集,可以發現當晚吃飯時米卡 莎一直看著艾連,這究竟是拿他當配菜,還是艾連就是最好的調味料,又或者真的打算發難呢?)重點在艾連事後也很白目的賞了亞妮一發「最速拔旗傳說」。如果 只看到這裡,或許會覺得啊還只是朋友啦。


可是在第四十四回,情況整個不一樣了。我們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可以求作者畫出來嗎?)但可以看見的是亞妮已經會開心的把艾連壓制在地上(寑技?)嘴 裡不住強調著自己是柔弱的少女(市場區隔?)還要艾連學學跟女生說話的方法。即便男方已經認輸(漢尼斯叔叔,什麼叫從沒看過他認輸啊明明這邊就光速 WWW)她照樣不放手一臉玩得不亦樂乎的模樣。


老實說站在女生立場,我覺得除非性格本來就很哥兒們,不然沒好感才不會這樣做咧。那亞妮是一個很哥兒們的女生嗎?才不是,相反的我覺得她其實少女心滿點,而且不喜歡士兵生活。


如果今天巨人不是一個這樣殘酷的世界、如果亞妮沒有身負那樣的任務,那她大可能是104期裡最熱衷於平凡女孩生活的人(不過表面上還是會裝作不在意這樣,她可是外冷內熱的傲嬌呀)也或許從軍一開始就不會是她的選項。


回歸前言,總之在44回中,亞妮正和艾連打得正火熱的時候,當初無視她和艾連互動的米卡莎突然空降萊納了!(這是何等怪力)雖然我想那時候米卡莎還沒像後來那樣愛得無法自拔,但畢竟也是艾連病二期或者三期,所以佔有欲強到不行,會想把太接近的女生通通趕開也是很正常的。


(說到這點,我想艾連這型的在訓練兵團裡大概不乏女生喜歡,但他本人超愛巨人(啥鬼)身邊又有個氣場超強的米卡莎在防守,根本還不用開始就讓一堆人知難而退了,只有像亞妮這樣也很悍的才會直接正面對決吧?果然是引怪體質)


因此米卡莎在第二集之所以直接挑亞妮問艾連下落的理由,我想大概是因為她覺得亞妮是當時在場的人當中,最可能特別注意艾連所在的人。這就是所謂……情敵的交流嗎?(無誤)


更別提當聽見艾連死訊時,亞妮的表情真的是,同時混合了震驚與不捨,非常值得玩味。雖然說表情這種東西有時候,或許是讀者心裡想什麼就會看到什麼啦。可是我覺得巨人一直以來在表情描繪上都拿捏得非常漂亮,所以是有一定參考價值的。


連帶我想說不定米卡莎和亞妮,此前搞不好早就在檯面下默默修羅場很久了?這點也表現在第八集中,當亞妮是女巨人的可能性被提出來時,艾連反應很大,阿爾敏 根本不太敢直視他(這反應其實也蠻有梗的),但米卡莎卻是從頭到尾都緊盯著他的反應,甚至故意去試探,連「長得很像」這種理由都提出來了。明眼人根本一看 就知道,這裡面絕對有鬼吧……


當然巨人始終不是那麼粉紅色的作品,雖說是修羅場,但絕對也不會像一般作品跑起愛情線時那個樣子(反而是明刀明槍在砍情敵抖)一切都是淡淡的、似有落無的發展。


如果巨人是更和平一點的故事,那種官方同人「進擊!巨人中學校」那樣搞笑的三角關係或許會出現(這部智障的很治癒呀)不過在本傳裡的修羅場可能真的就全部都類似像空降萊納 + PK這種暗中意有所指的針對。


我想打從艾連大加肯定了亞妮表面上裝作不在意,其實心底很喜歡、父親教她的格鬥技開始,好感就默默浮現了。而且雖然老被打得很慘,但艾連還是不會拒絕和亞 妮對練(儘管主要是負責當沙包 XD)甚至會很認真的和她切磋。對一個格鬥控少女來說,好感度一路上升似乎也挺理所當然的。


我想在身負某種「任務」的亞妮眼中,艾連大概真的相當耀眼吧。理所當然、義無反顧的的追逐著大義,相信自己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站在其實知道某些內幕的立 場來看,亞妮或許深深為艾連的理想不值,但她也無法否定那麼燦爛的存在。所以她才會不禁害怕起這個「旣勇敢又急著送死」的人,儘管她已經被吸引了(甚至可 能讓她聯想起自己的父親)。


不過亞妮喜歡艾連的程度,應該和米卡莎那種深可見骨的愛不同,就只是看對眼的男女之間的淡淡情愫而已。亞妮的任務基本上沒有空間給她,去愛一個有天終究會捨棄掉的同袍(當然這同袍後來變成必須搶回老家的公主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所以她其實是很克制甚至有意壓制這份感情的,雖然有時候會和米卡莎摃一下(這就是……雖然沒打算吃掉,但還是很喜歡靠過去。而且看見別人吃得理所當然,又會不太爽嗎?其實就是傲嬌嘛XD)可原則上還是保持著距離。


雖然我也愛開玩笑說第七集女巨人沒搶到艾連最後哭了,是因為沒能成功帶女婿回老家見爸爸。不過理性而言我想亞妮還沒喜歡艾連喜歡到搶輸就大哭啦,那時會哭主要還是衝著任務失敗了。就算有部分是因為艾連,那也是很小一部分,頂多就臨界的催淚點。


基本上從42回萊納的告白中可以知道,巨人三人組的狀況就是搶到艾連(= 伴手禮 = 鳳梨酥?)便可以回老家。為了艾連他們連人類都不滅了,艾連到底是多有價值啊,這點實在很有趣。


總之對深深懷念著父親的亞妮來說,根本是終於可以結束這個她討厭得要死、卻又不得不進行的任務回家了,結果竟然被兵長和米卡莎聯手截糊……完全是從天堂掉 落地獄,剛剛抓到的光芒又在轉瞬間消逝(從回憶中可以看得出,她其實是被父親趕鴨子上架,訓練好來做「這件事」的。亞妮本身不想做、她的心理素質也沒如此 堅強,甚至她的父親最終也後悔了)。





這段加上之後地下道入口前「道別」的劇情,真的很讓我為她心疼。當然女巨人是殺了很多調查兵團的團員沒 錯,但這本來就是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爭。調查兵團不是吃素的,亞妮也沒威到隨便調查兵砍也可以不當一回事(鎧之巨人就真的是在為了機動性解除小腿肚硬 化之前,隨便米卡莎砍照樣專心單挑艾連)。


我想這就只是……人類之間無可奈何鬥爭的一環吧。真實的亞妮或許只希望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只是她的出身、被賦予的任務,都讓她必須無所不用其極的武裝自己、變得強悍、狠下心來屠殺敵人,即便她可能根本不喜歡這樣。


當然,亞妮不是個軟弱的人,她僅是將一切情緒都埋藏在心底深處,並一臉無趣的度過整個訓練時期,只在展現格鬥技時才會綻放出些許光芒。恐怕真實的亞妮只有 偶爾會浮現出來,「我可是個柔弱的少女呀」。以實力而言她相當相當強悍,但我想說不定亞妮的心底其實很希望能得到溫柔的呵護,僅管她打死都不會承認啦 ~(笑)


因為情緒內歛的關係,亞妮對於身為間諜的心理掙扎並沒有像萊納那般明顯(不過萊納也真的是太投入了)只是在幾個偶爾當中,她對這部分的執著與思緒會顯露出 來。第八集與阿爾敏那段「好人與壞人」的對話中,可以稱得上是最明顯的。即便心裡有底知道大概被識破了,但亞妮還是很在乎,「敵人」是怎麼看待自己的,而 我自己又是怎麼看自己的呢?


也因如此,所以她非常能夠體諒想要安穩活下去的人(不過約翰就搞得太過火了所以還是被白眼 XD)因為那是她苦苦追求卻絕對得不到的。同在第八集,與憲兵團同事的交流中,她認真的抒發了自己的想法。對亞妮而言選擇一個從俗但不正確的選擇,根本也 沒什麼不好的,因為那才是人之常情。或許她真正想要的也只是這樣,過著簡單平凡的日子,每天輕輕鬆鬆就好。但很遺憾那是不可能的,她的命運就是必須雙手血 腥的戰鬥到至死方休。


那如果亞妮確實有一點喜歡、欣賞艾連的話,艾連對她呢?說真的,我個人是覺得艾連對亞妮也是有一點好感啦。只是大家都知道這孩子是塊上好的檀香木頭,所以這個好感遠沒亞妮那麼清晰,而是還和同袍情誼混合在一起的混沌狀況,要他認真去辨視也辨視不出來,更別提戀愛什麼的了。


這點可以反映在第八集他一開始完全沒辦法把亞妮當對手這回事,另一位男性代表阿爾敏雖然也是「我們可以再談談」,但那態度其實比較接近「妳可以轉做污點巨 人」的感覺(不對啊污點巨人是什麼)。但艾連就很誇張了,他那個發言完全就是我包庇妳也無所謂,不,是「笨蛋!讓我包庇妳呀!」的程度。


那大概也因為這樣,所以亞妮正式決裂前那句「我不能去你們那邊」,一直以來都是我心中本作最悲哀台詞前三名。除了字面上的意思不能進地下道外,其實也包括 了「我已經瞭解你願意接納我,但很抱歉,身負『任務』的我不可能與你們合作,我永遠不可能和你站在同一陣線」……即便她或許很想接受。


倘若那當下亞妮肯演戲的話,艾連就算欺騙調查軍團的友軍也願意吧(軍團的人衝出來綁亞妮當下帶到的畫面,顯示艾連其實是想衝上前去只是被米卡莎壓下來。當然他真的衝上去了大概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但卻是很真實的臨場反應)。


也難怪米卡莎當場炸掉,先是用咒怨等級的眼神瞪艾連、精神污染,之後動起刀來更是毫不留情,恨不得把對方砍爆(不過米卡莎忽略的是,亞妮被懷疑艾連的反應是包庇她,但如果是米卡莎被針對,艾連可能二話不說和她跑路去演公路電影了 < - 爆)。


當然這部分阿爾敏的態度更腹黑就是(但這正是他的賣點)提出的那個「目前唯一可行」的方式,根本就是打算逼艾連二選一(在那之前他還先用「亞妮無論如何都 想把艾連搶過去」這句話,狠狠捅了米卡莎的馬蜂窩讓她氣力 +10000 ,整個咒怨化 <- 這或許是天然黑使然吧,阿爾敏你真的好狠)。


阿爾敏想必相信眼前這截死木頭,咳,我是說艾連一定會選童年玩伴這邊(畢竟亞妮那邊擺明要對抗人類了)。果然後來艾連望著即將離開地下道的米卡莎身影,終 究是下定決心變身去和亞妮PK了。只是對決的同時他也不住在心裡問著,亞妮究竟是基於怎樣的「大義」,讓她無論如何都要這麼做。


儘管艾連最初大概是抱著「這次一定要打贏」、「看妳還有什麼新招」、「能學就多學」的心態在和亞妮組隊的。但隨著互動加深,艾連搞不好也是整個104期 裡,唯一注意到亞妮施展格鬥技時,竟是如此耀眼的人,這就叫……反差萌?如果真是這樣……所以艾連就是萌到喜孜孜揍他的女孩子嗎?果然M到沒藥救欸! (喂)


不過說真的艾連兩次變巨人和她PK都輸掉,主要理由還是差在性能上,亞妮局部硬化的能力就跟帶了刀刃在打沒兩樣,空手很吃虧理所當然。第一次在樹林裡艾連 在發現眼前的可能是亞妮,一瞬間傻掉被搶了先機(另外那時他因為巨人化的副作用,有可能整場腦袋都不是很清楚)第二次亞妮想如法炮製已經行不通了,艾連先 是跳起來撲上去,然後用牙齒硬擋下有如刀劈般的踢擊。


亞妮發現沒那麼好打了,當場也立刻決定不再戀戰,狂K艾連把腳拔出來立馬落跑,但時間已經晚了,她下一個對手可是米卡莎啊 ~(但也可以由此發現,她真的是拼著一死也要把艾連帶回去,實在是賭很大)老實說考慮到格鬥時身材的問題影響有多大,我其實可以肯定亞妮的技巧雖然還是比 艾連好,但面對結訓之後的艾連大概也沒辦法壓倒勝了。


另外有看見某些讀者批評說亞妮死不進地下道,艾連卻在底下說變身就變身,這廂對比不太合理。這部分我想主要是因為如果亞妮繼續演戲進地下道,那照調查軍團計畫走到深處才發難她會被困住,但在淺層變身的話艾連當場被壓成肉醬的機率很高。


從目前的進度看來,巨人派的目標都是活捉艾連,而不是帶艾連牌肉醬回家(一秒)所以亞妮當然是寧可在地上直接發難趕緊伸手抓(結果碰到米卡莎這個野生猛獸 被識破),那怕當下沒抓到之後她也比較好控制,光踩一個洞就算真的踩到了,也不至於殺了有巨人體質的艾連 ~(反正不要是容易造成瞬死的選項就行,如果可以順便踩死米卡莎就更好了 <- 喂)


只不過最後的結果……嗯,大家都知道了,米卡莎簡直是砍得虎虎生風呀。最後那句「亞妮,下去吧!」的嗆聲更是……這是抒發她長久以來眼見艾連和亞妮越走越近,進展大好的怨氣嗎?(當然女巨人本來就是仇恨值很高的對手啦,根本整個調查軍團都想虎虎生風的砍她)


至於艾連那邊呢?先別提木頭的感情還在混沌狀態時,被人單刀直入逼問的話會有很大機率胎死腹中(對的,就是米卡莎那句「難道你對她有什麼特殊情感」XD) 再加上之後發生的種種,這顆還沒發芽的種子就這麼給刨出來了。我想之後除非作者肯發揮百分之兩千的支持全力跑亞妮線,否則這對應該是沒啥指望了啦 ~(不然亞妮帶女婿回娘家看爸爸的路線也不錯啊 <- 米卡莎在妳背後她很火)


呼,總算寫到第八集了,到這裡文章的字數已經……其實只要有愛就一切都沒問題啦!(何況我也喜歡看別人寫的巨人心得文,越長越好)其實巨人裡有太多值得拿出來寫的角色,兵長(對不起這篇沒有兵長,兵長控請見諒)萊納、莎夏、團長等等等,真的好多好多,請恕我不一一點名。


只不過在我眼中這些都還是很有發展潛力的角色,所以不用急著寫,留待之後作者把角色養肥以後再宰,咳……我是說再來分析會更有內容可以講。當然也有些是根本沒有發展潛力了啦,沒錯就是里維小組的成員們啦 ~(大哭跑走)


艾連和他們從剛開始的陌生與警戒,到後來逐漸增加信任這段真的很動人(另外團長其實蠻NICE的,應該是體貼艾連不能和同期生一樣正常畢業,所以第五集才 會安排他站在後台一起參與進調查兵團的儀式吧 <- 對士兵來說這真的很重要,你看D台N台播的那些什麼XX部隊訓練結訓時大家都很激動 XD)。


在被發現擁有巨人體質後,艾連先是被監禁(想必憲兵團的白眼沒少過)然後又在法庭上被眾人視為怪物。之後想必也碰過一大堆側目與恐懼吧,重視人際關係的少年被這樣對待當然痛苦到不行,艾連也只能盡力去自我調適(還好這孩子就精神力點特別高)。


剛進入里維小組時大家也是表面上儘可能接納他,但骨子裡難免多少會顧忌。艾連當然也感覺得這股氛圍,更別提第六集撿湯匙事件更讓緊張一口氣爆發。只是有時 候爆發之後反而會緩和一點(擔心的東西真的來了,也這樣過去了,於是乎可以比較放鬆啦)整個月相處下來大家漸漸熟悉彼此、有了基本的信任。


而當艾連在樹林裡和里維小組一同受女巨人追逐當下,兵長訓斥部屬的一番話同時也讓艾連明白到,雖然表面上里維小組的目的是在自己失控時進行「處理」,但真 正的任務其實是拚死保護他。至此橫亙在他們之間的隔閡消失了,想要同伴的艾連(竟然可以壓過他的自爆屬性)最終選擇與調查兵團共同前進。


選擇信任隊友並進行合作的結果,也讓艾連成功融入這個新團體。本來往後應該會變得更親近、遇上更多快樂事情的,結果……上兩頁還在遠足,下兩頁獵奇,再幾頁就整組死光光啊 ~(眼神死)


遠足那段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就是這樣互相喧鬧開玩笑、互掀醜事才像一個小團體呀。而且艾連的反應……你這傢伙真的不知道跟女生說話的正確方式欸 ~(捂嘴悶笑,在空中就直接……)


然後我其實也很喜歡君達死狀那格,原先完全沒預料到巨人的死法放到人類身上會顯得如此……具震撼力。當然砍後頸本來就很獵奇是知道的,但第一次看見把人當 巨人殺心情還是很複雜,有種「那不是人該死去的方式」的衝擊感。不過這當然也是本作故事一路建立起來的感覺,如果是在其他作品中看見,效果就全然不同於此 了,會變得毫無感覺的看過去也說不定。


兵長一路看著過去同伴的死相,鐵青著臉咬牙離去的模樣真的讓人很哀傷(也難怪後來在女巨人圍補計畫,他因為受傷只能待在地上看時,握著拳頭簡直是火大到不 行,如果可以兵長絕對想要親自出馬砍爆對方吧)回到城內那段佩托拉爸爸補刀到極點就算了,作者還不忘把艾連兒時的憧憬拿過來再對照眼下慘況,狠狠的踹他的 臉……諫山創你鬼父啊!(指)


唉,總之談起里維小組我就傷心,暫且告一段落吧。最後我想談的還有,呃,雖然作者開玩笑說比起讓巨人變聰明,自己選擇讓人類變笨,但那不過是自謙的表示啊!明明故事中的人物根本也沒有特別笨,但一堆人就好像抓到把柄一樣針對個不停,讓我感覺很……複雜 ~(嘆)


拿真實戰史對照書裡提到的種種,把時空背景等相關因素置換一下以後,讓我默默覺得巨人裡的描寫其實沒有特別誇張。戰爭時期人命真的不值錢,真實世界的蠢決策和無視人命的安排照樣滿天飛。


我個人是覺得如果一個虛構故事裡發生的劇情,並沒有比現實誇張或者蠢太多時(或者都淨挑最誇張的案例又抄得很刻意的話),那這設定便是合理且可以接受的。如果現實世界不見得能做得到的事,架空世界沒做到就是作者降低人類智商,這要求不會太嚴苛了嗎?


有時站在旁觀立場或者事後諸葛很簡單,但身處當下很多事情就是無能為力、做不到、或者當局者迷,真的就是沒能想到。人力無法企及的事物太多了,不藉由劇情 安排深入去思考為何故事裡做不到、或者不如此選擇的理由,而只顧著強調「我就是相信這樣比較好 / 聰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