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h的蘇哈地

關於部落格
一堆事情要做,請給我美國時間吧!
  • 127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耶魯人類學家的曼哈頓上東區臥底觀察


嚴格說起來作者不是人類學家,僅在拿博士學位時曾修習過課程,所以擁有相關專業知識。連帶這也不是認真分析的作品,毋寧說其實更偏向作者的上東區生活體驗錄,偶爾來點認真當有趣的田野描述,再套用相關科學研究,提出類似的自然界現象加以比對探討。


所以我的建議是別太期望人類學的部分(雖然也有,另外和自然界動物社會行為的比較其實更多,這部分讀起來很有趣),但整體還是懷抱看八卦的心情會更開心……對啦,我就是說我自己,在書店翻到這本書時,我整個八卦魂爆棚,喔喔喔看起來很有趣欸!!!


實際上大方向不令人意外,但有意思的細節也蠻多的。想搬到上東區找新房非常重要,作者搬家時紐約景氣正好,想買房子難上加難。自己上門問只會吃閉門羹,所以需要一個能和賣方仲介互別苗頭的買方仲介。由於仲介需要體現出雇主的地位,外表和行頭便顯得非常重要,兩邊見面時的互相威嚇更是……(作者表示我的仲介超正本事又好,我贏了哇哈哈哈哈)。


曼哈頓的房子和台灣相反戰前建築比新建築有地位(但反正是很貴和更貴的差別),還分成幾乎像是購買使用權、而且搬進去前會被各種機歪的Co-op公寓,和自己擁有主控性當然也就貴一點Condo公寓。作者的是那一種呢?答案是貴一點的Condo公寓,只是比照Co-op公寓的管理方式喔,最近越來越流行這樣了!(作者表示:淦 <- 不過前陣子看紐約時報,大概太機歪風評很差,所以最近制度有改善一點,不再那麼*$@%&了)


而且大概是房子的價碼和維持生活水準便足以耗盡全部金錢,到處看房子時從很多屋內悲劇等級的裝潢,作者也可以感受到有多少人是咬著牙,只為了維持「住在這裡」這件事,也算一種悲哀。


若要說找房子的過程簡直光怪陸離,替孩子找幼稚園的經歷則更可怕,有多可怕?大概跟可怕的日本幼稚園入學標準差不多嚴格,而且再誇張一點(扣掉那個索性殺掉其他家孩子的案例)。


為什麼要搞成這樣?答案除了紐約的幼稚園本來就數量不足外,還因為從唸那間幼稚園就決定了未來能不能進好大學……聽起來太嚴重了?不,不嚴重,因為那裡是上東區,每件事都必須是最完美的。


「追求完美」是作者在書中用上最多篇幅描述的事,在那裡每家都超有錢,每個女人也都面臨必須完美的壓力。這群貴婦媽媽大多不用工作,最重要的職責乃是確保小孩在人生起跑點搭上太空梭。


然而該操煩的東西除了孩子外還有很多很多,社交季有無限的慈善晚會和各種活動(當然還有捐款得負責),學校的義工為了孩子更是絕對要去當。所謂渡假也不是真的渡假,一切還是關乎於無限的比較與踩踏。和錯誤的人交際可能會拉低自己的地位,並不利丈夫和孩子的生涯發展。


人際壓力已經很大了,但這只是一部分,在那兒每位貴婦的打扮服飾妝容,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輸人。上東區的身材標準只有瘦、很瘦、夭壽瘦,所以貴婦們每天都必須瘋狂運動健身(但美型塑身芭蕾看起來好像真的很有用,我看得都心動了,掩面),雖然感覺卡路里消耗很大但東西還是絕不能多吃,等於每天都在餓肚子。


為了搶穿新裝的頭牌(?)冬天穿夏裝,夏天穿冬裝根本是常態(那裡可是紐約啊囧),但更神經病的是作者某回急著買赴宴用新鞋時的經歷。那是雙穿起來很好看的漂亮鞋子,但磨腳又咬腳這點令人掙扎,這時店員表示:不用掙扎了買吧,妳還可以打針啊 ~

作者:打針?

店員:不知道嗎?現在很流行,只要打一針腳就整個晚上都沒感覺,穿怎樣的鞋子跑跳都不會痛喔 ~(一群阿達科科)

作者:咿呀呀呀呀呀呀!!!(伊藤潤二臉)


以往只聽說有些鞋子穿起來難走到爆,是因為那些鞋子本來就不是設計來讓人在路上走的,妳可以坐車呀。不過時代在進步,已經往有些鞋子根本不是給人穿的,就算只在派對上走走停停也讓人升天的方向演變……不過妳還可以打針呀 ~(崩潰)


想像一下,又餓、又累、還要每天交際應酬,為了丈夫孩子絕不能犯一點罪,聽起來壓力爆表了,還有更糟的嗎?當然有,太太們都不用工作的,所以再有錢也都是丈夫和自家老爸的錢。沒有獨立經濟來源,生活水準又高到靠北根本不是普通人撐得起來的,那一想到這些全都不是靠自已得來的,財富有如鏡花水月隨時可能消失,最好能不有壓力。


事實上壓力超大,經濟全掌握在別人手裡只能靠看臉色度日最好是開心得起來,無論如何這終究是二十一世紀了(也因此我突然間可以理解,為什麼地下紐約:一個社會學家的性、毒品、底層生活觀察記裡,那群頂層階級的大小姐們會自願成為性工作者。也驀然可以理解,為什麼和作者交情最深的那位,有天晚上會哭著說誰要娶一個窮女人)。


要同時確保孩子生涯發展沒有任何污點,作為丈夫奢侈炫耀品的重要部分(事實),保持完美的外貌與身材,隨時注意累積人脈,並在對的地方和對的人優雅交際應酬。每天扛著這種壓力的結果,就是作者在該處見識到各式各樣的機掰人,不管那是明目張膽搞排擠的小孩同學母親,還是總在路上故意拿包包撞人的仕女們。


不難想像,這群上東區貴婦為何對彼此和非我族類的攻擊性如此強烈。也可以明白酗酒和各種身心疾病,為何總籠罩她們的生活。其實這群人有不少私下都很好相處,也大都明白自己的生活模式究竟有多荒謬,但害怕變得不完美的她們最終選擇維持這一切。該怎麼說呢,習慣這種生活的她們,已無法想像另一種不同的活法,這是她們「必須過的生活」。


雖然和一般人比作者家的經濟水準已經算頗高,但在上東區依舊處於食物鏈、咳我是說中下階層。想替小孩找個玩伴難如登天,即使後來靠獅子王偶爾的垂青有所好轉,但還是三天兩頭體驗人情冷暖。


不過身處在上東區這樣的環境,久而久之作者也慢慢潛移默化,開始能理解這其中一切的源由,還有那股壓力確實存在而且非常沈重。只不過我也不否認帝王之家的煩惱我通常不會太同情啦,而且如同作者沒直白講出來但強烈暗示的,「去工作啊太太們,賺不了那麼多就別花那麼多!」


但……說來簡單做來難,這世上也是有反而被超多選擇剪掉翅膀的人。


因為她們無法不去選「最好」,孩子念最好的學校、變成最美打扮得最漂亮的人、過最頂級的生活,擁有最好的社交人脈和地位……這不是很值得追求的一件事嗎?人活著,就應當如此啊!可就是需要那麼多錢才撐得起那樣的生活,雖然不是靠自己但是……恭喜進入大確幸迴圈。


講真的問題正在於這個「最好」根本該被打問號,但整個社會價值觀、身邊每個人都這樣想,於是無論如何我最好別落後。終歸而言就是,這一切都太辛苦了,我要吃個幾粒藥丸再喝多一點才過得去,但要踏出這個舒適美好的金錢世界……好滴,謝謝您的建議,但我才不要。


咳,說了那麼多光怪陸離的觀察,但其實以大自然角度而言,上東區的貴婦世界並不「奇怪」。如同作者的分析,她們只是以自身的獨特模式,體現著人類與自然界各種生物應對「環境」的常態反應。何況人往往難以反抗習慣了的一切,隨波逐流是最常見的選擇。她們家的財富數量很特別,但作為人類的反應卻通常至極。


這常讓事情往壞方向發展,但也有發揮正面效果的時刻。懷孕後期發生異常狀態的作者,碰上非常悲慘的經歷,痛得她幾乎無法面對。但也是這時以往那群機掰人突然變得不再機掰,而是拿出真心誠意關懷她的創痛。


這點令人回憶起上古時代的人類也是這麼彼此扶持過來的,即使是感覺離「原始」最遠的紐約上東區至今依然如此。人牽到那裡都是人,就算有很多錢也一樣。或者反過來說,正因為有很多錢,所以能追求自己渴望的一切。結果才會變得讓本能更加發揮,最後創造出一套讓外人看來各種詭異的生活形態。


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耶魯人類學家的曼哈頓上東區臥底觀察(Primates of Park Avenue: A Memoir)整體而言我覺得還是看熱鬧的成分居多,不過是有趣的熱鬧所以我讀得相當開心,也確實學到了靈長類生物社會的相關知識,分析女性之間為何偏向彼此暗中競爭,其實是源自演化上捍衛下一代生存機率的理論也引人深思(但我覺得除此之外,應該還有更複雜更多面向的理由)。


對有料八卦感興趣的話,推!(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